蔓越莓小传

2017-06-07

1849年,亨利•大卫•梭罗(Henry David Thoreau)想用蔓越莓来做一笔简单的生意。他的地窖里塞满了卖不出去的《康考德和梅里马克河上的一周》(A Week on the Concord and Merrimack Rivers),梭罗想到一个偿还债务的计划:把蔓越莓买到纽约市。考虑到购买“数量不确定”,他首先在波士顿的昆西市场查明了蔓越莓的价格。梭罗后来在日记中写道,这让他“稍微有了一点感觉,还可以适当提高价格”。然后,他查询了运往纽约的运费(甲板托运或者货舱托运),找到一个愿意合作的船长——这个船长“非常渴望”运一船蔓越莓。到了最后一步,他查了查蔓越莓在纽约的售价,沮丧地发现这个价格比波士顿的价格要便宜得多。

灰心泄气的梭罗最后只能从家乡的铅笔厂拿铅笔出来卖,才还清了100美元的债务。

这个让梭罗无比失望的浆果,和康科德葡萄、蓝莓一样,是美国当地的水果。美国蔓越莓,又叫大果越桔,尽管它有外国亲戚,比如红莓苔子、欧洲蔓越莓、越橘,但它是其中最大最显眼的。对于马萨诸塞州的万帕诺亚格人来说,蔓越莓是一种又酸又涩的浆果,被美国北部和加拿大的土著部落用作食物和药品。因纽特人会把蔓越莓的叶子当做烟草来抽;克里人用煮熟的浆果来给豪猪刺染色;齐佩瓦人则用它们作为捕猎北美野兔的诱饵。不过,蔓越莓最流行的用法是作为干肉饼;这就像是原始的能量棒,混合了干鹿肉、油脂和捣碎的蔓越莓果实。 

就像黄油棒可以为艾迪塔罗德的赶狗拉雪橇的人提供能量一样,干肉饼也是一种高能量食物,可以为旅行者和商人快速补充卡路里。事实上,它很快成为移民、商人、印第安人生活中的重要部分,以至于打响了一场争夺战。

1814年,红河殖民地(位于马尼托巴省温尼伯市附近)的统治者迈尔斯•麦克唐纳(Miles MacDonnell)在回应令人担忧的食物短缺问题时,提到了“干肉饼公告”(Pemmican Proclamation)禁止向外输出干肉饼。麦克唐纳想要确保哈德逊湾公司的雇员宝贵的食品供应;然而,这一做法却激怒了哈德逊湾公司在毛皮贸易方面的主要竞争对手西北公司,还有当地的美洲印第安人:梅蒂斯人,他们的干肉饼业务正蒸蒸日上。这种对抗情绪日渐高涨,在1816年终于到达顶峰,引发了盗窃干肉饼的冲突,即著名的七株橡树大屠杀。梅蒂斯人获得了最终的胜利(他们人数更多,射击也更准);事后,皇家专门调查委员会经过调查发现,他们赢得理所当然,因为问题的导火索干肉饼是属于他们的。

蔓越莓:给我加点糖

马萨诸塞州的早期殖民者并没有对蔓越莓有太多想法。大自然中的蔓越莓非常酸。如果这种东西出现在第一次感恩节里,那很有可能没人会喜欢它。然而,随着甜味剂的出现,它们的前景也逐渐明朗起来。1638年,蜜蜂来到了马萨诸塞州,很快为殖民者们带来了蜂蜜;而到了1647年,州长约翰•温思罗普(John Winthrop)已经表示非常满意和西印度群岛的蔗糖新贸易。

配合适量的糖,万帕诺亚格人那苦涩的浆果就会变成一道美味。旅行作家约翰•乔斯林(John Josselyn)在1672年出版的《新英格兰奇趣逸闻》(New England’s Rarities Discovered)中描绘“蔓越莓又叫做熊莓,因为熊以这种浆果为食”;书中还说到英国人和美洲印第安人会把它们和糖一起熬煮,作为搭配肉的酱汁。蔓越莓食谱蜂拥而至。阿梅利亚•西蒙斯(Amelia Simmons)的《美国食谱》(American Cookery)(这本书出版于1796年,被认为是美国第一本烹饪书)中也收录了蔓越莓馅饼的简明食谱。西蒙斯小姐写道:“这些浆果经过‘炖煮、滤干、加糖’之后”,放在馅饼皮里,“慢慢地烘烤”(就成了蔓越莓馅饼)。她还推荐用蔓越莓酱做烤火鸡的配料。

到19世纪早期,蔓越莓无处不在,波士顿的威廉•图德(William Tudor)(他曾靠卖冰大赚了一笔,参见《弗雷德里克•图德:冰王》一文)写了一篇半开玩笑的文章,题目叫“蔓越莓酱”,主题是“家常菜”。他还写了怎么做这种酱,“把等重量的蔓越莓和糖放在一起,慢慢炖一个小时,等冷却之后上桌……几乎任意一种烤肉都可以搭配蔓越莓酱一起吃,尤其是白肉、火鸡肉、松鸡肉等等。甚至连水煮鱼也可以,我认识一个非常有钱的人,他会吃蔓越莓酱和龙虾做晚饭。”

蔓越莓的健康功效

饱满的新英格兰蔓越莓也会运往海外。根据1677年的一份记录,马萨诸塞州的殖民者试图用10桶蔓越莓、两大桶玉米片和3,000条鳕鱼作为礼物,安抚愤怒的国王查尔斯二世。殖民者非法造币的行为惹恼了皇室:由于长期缺现金,失意的海湾殖民者开始冲压著名的“松树”银先令(译注:17世纪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海湾殖民地铸造的一种硬币,与英国的先令等值,但含银量低),然而造币是国王的特权。我们不知道是蔓越莓还是口齿伶俐的律师起了作用,后者也许成功劝服国王相信银币上的松树实际上是皇家橡树,不过,殖民地至少暂时逃过一劫。

从药用角度来说,蔓越莓可以用来治疗发烧、涂敷伤口、防止坏血病(最有效)。蔓越莓不仅可以提供维他命C,而且适合保存在船上,在18、19世纪是航海时的最佳组合。这种浆果在船员之间很受欢迎,以至于如果少了它们,船员就会抱怨。在赫尔曼•麦尔维尔(Herman Melville)的小说《白鲸》(Moby Dick)中,一个船员曾痛骂没有蔓越莓的亚哈船长:“我绝不会和那个疯狂的亚哈船长一起出海!绝不会!他完全拒绝带蔓越莓上路。跟着他这样的人一起捕鲸,我们会得坏血病,甚至更糟糕。”

如今,人们还知道蔓越莓中含有大量的多酚,可以降低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含有抗氧化剂,能预防癌症;含有原花青素,能防止细菌粘附在胃和尿道壁上,因此溃疡和膀胱感染的概率会大大降低。这种苦涩的浆果对人体是有好处的。

它们也可以很好吃。不过前提是,你加了足够多的糖。

蔓越莓酱的做法:

把一升成熟的蔓越莓洗净后,放入平底锅,加入一酒杯水。慢炖的同时要经常搅拌,尤其是它们出现裂口之后。经过长时间的炖煮,最后的成品会像橘子酱一样。关火之后,拌入450克棕糖。你可以用过滤器或者滤网把果肉滤去,放入模具,待形状稳定之后,就可以用玻璃皿盛好上桌。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中国碧根果热潮威胁到了美国野生碧根果树

全国热线电话

400-1060-169

微信号

evanxiaolei

Copyright ? 2017 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 IE6.0 以上浏览器 1024*768及以上分辨率 吉ICP备